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从伊斯兰教中国化看清真食品——读《伊斯兰教史》
日期: 2017-06-06 作者: 熊磊 浏览次数: 来源: 政策法规司 字号:[ ]

  记得有一次在家捧读《伊斯兰教史》,家人不解地问道:“你不是搞民族工作的吗?怎么还看宗教的书?”的确,作为一个民族工作者,我在日常接触和办理的大部分事务都与民族因素有关。虽然时间一长,往往也可能成为某一方面的行家里手,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一直将自己的知识和视野局限在某个单一的领域,仍然会影响到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更多要面对的是一些宏观层面的问题,就更加需要头脑思维的立体和多样。尤其是近两年跟清真食品“杠上”以后,这样的感觉就更明显了。清真食品是回族等大多数群众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应该说和伊斯兰教是有一定联系的,《古兰经》里也有对清真食品的相关规定。不了解伊斯兰教,不了解伊斯兰教的“前世今生”,又怎能对清真食品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和研究呢?正如任继愈先生在这本《伊斯兰教史》序言中所说,“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有哪一个国家或民族没有宗教的。为了全面了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结构,如果不了解它的宗教,那是不可能的”。

  我读的《伊斯兰教史》由金宜久先生编著。该书从公元7世纪初伊斯兰教自阿拉伯半岛兴起开始,从“纵”、“横”两个方面叙述了伊斯兰教漫长的发展历程。“纵”的方面让我们依时间顺序了解了伊斯兰教各派及相关体制发展的概况;“横”的方面则对伊斯兰教在世界各地的传播作了鸟瞰。“纵”“横”两条支线在近现代汇合成一条主线,进一步介绍了当代伊斯兰教发展的现状。读完全书,让我对伊斯兰教的整个发展史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认识和宏观的印象。当然,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更多地关注了伊斯兰教在中国传播的历史。

  公元651年(唐高宗永徽二年),阿拉伯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派遣使者到华通好,掀开了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开端。宋朝时期海上贸易发达,前来中国的穆斯林人数超过唐代,多聚居在“蕃坊”内。此后,经过元、明、清三代,尤其是元代的迅速发展,直至近现代时期和当代,中国的伊斯兰教目前主要由回族等10个少数民族中的大多数人所信仰,信众已超过2000万人。在1000多年历史的长河中,中国的伊斯兰教沿着自身的发展轨迹,独立地存在着、发展着。期间虽与国外的伊斯兰教有一定的交往,比如清朝末期,但总的趋势仍是自己独立发展起来的。应该说,我国的伊斯兰教走的是一条中国化道路,而不是其他道路。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从教义思想看,通过“以儒诠经”,积极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协调。用中国传统的仁、义、礼、智、信解释伊斯兰教的念、礼、斋、课、朝五项功课;用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无极、太极、理气、阴阳、五行等,阐释伊斯兰教的教义教理。特别是近现代以来,在共同抵御外侮的斗争中,中国伊斯兰教逐渐把宗教意识与国家意识联系起来,表现出很强的爱国热情。

  从建筑文化看,中国的清真寺无论是样式、结构,还是艺术风格,都与阿拉伯地区有了明显的区别。大多以木结构为主,沿着一条中轴线有次序地布置若干庭院,既有中国传统阁楼式的邦克楼,也有中国大木起脊式的礼拜大殿。同时配以中国情趣的庭院设置,如在清真寺内种植花草树木,设置香炉、鱼缸等。

  从生活习俗看,中国穆斯林群众在饮食、语言、穿着、婚丧嫁娶等方面都已渗透了不少中国元素,普遍具有伊斯兰教中国化的特征。这其中最为显著的就是已经逐步演化为我国部分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清真食品。

  通过对伊斯兰教历史的了解,尤其是伊斯兰教中国化过程的了解,我对清真食品在中国的特殊性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也引发了进一步的思考。

  一方面,要在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大背景下看待清真食品。正如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历史所反映的,在1000多年的漫长过程中,伊斯兰教已经逐步中国化了,具有其他地区伊斯兰教所没有的特殊性。除上面提到的教义思想、建筑文化、生活习俗等,伊斯兰教在我国传播还伴随着特定民族的形成和发展,如回、维吾尔、东乡等10个大多数群众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伊斯兰教在我国同时也具有了民族性的特征。因此,我国的清真食品虽然与伊斯兰教有一定联系,但更主要的还是表现为一部分民族的风俗习惯。同时也要看到,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地理气候存在较大的差异,清真食品即使作为民族风俗习惯在各地也有不同的内容和范围,显示出较强的地域性特征。另一方面,近年来对外交往的增多,尤其是与中东阿拉伯国家等地交往的增多,既为我国的清真食品开拓了海外市场,增加了出口收入,也直接影响到一些群众对清真食品观念的改变。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要以鲜明的态度进行纠正。加大宣传教育力度,更多地强调清真食品中国化属性的一面,尤其是用伊斯兰教中国化历史进程的事实,来教育引导广大具有清真饮食习惯的群众。

  一部《伊斯兰教史》,上下一千年,纵横几万里,从里面,我们看到了伊斯兰教诞生发展的曲折历程,看到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历史趋势,也看到了这些历史对我们更加正确地认识清真食品等现实问题的借鉴意义。透过宗教历史,理解民族问题,这就是我读完《伊斯兰教史》的最大收获。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