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并没有什么不同——读《我从新疆来》
日期: 2017-06-01 作者: 政法处 邹璇 浏览次数: 来源: 政策法规司 字号:[ ]

  不久前,新疆维吾尔族女大学生麦孜燕在网络节目《奇葩大会》中谈起对新疆人的刻板印象时总结了这么几句话:“在21世纪的今天,新疆人依旧被认为是“沙漠草原两套房,闲来无事打打馕,骑马射箭徒手抓狼,花帽手鼓艺术特长。”幽默、自信的她被一些人称为“新疆之光”,如果她早几年有这样一个展示的机会,她的故事也许会被收录到我今天和大家分享的这本书里——由库尔班江·赛买提拍摄和撰写的《我从新疆来》。之所以选择这本书,就因为我也是新疆人。

  新疆人,克拉玛依,汉族——每当我被问到是哪里人,都要告诉对方这三个答案,因为我“看起来不像”。克拉玛依是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它曾经“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经过全国和全疆各族人民六十年艰苦卓绝的奋斗,它如今已变得欣欣向荣,别有一番景象。来自祖国各地的老一辈石油工人说着各自故乡的方言,在这里出生的人习惯以父母的籍贯定义自己是哪里人。走出新疆后,听说我是汉族新疆人,有人会对我下定义,说“你不算”。我并不认同这种寻根溯源的身份标注,籍贯是祖辈的家乡,而属于我的故乡,则是生我养我的新疆。

  《我从新疆来》这本书,用图片与文字记录了部分来自新疆的各族人士在祖国各地奋斗打拼的故事。那些带着偏见想要在书里看到“特殊”的人恐怕会失望,因为如果遮盖上主人公的名字、族别和照片再去读他们的故事,我觉得和朋友圈流传的那些励志故事也没有什么不同。带着孩子在清华读博士的阿布都克力木和哈里旦夫妇、以“绝不做逃兵”为信念的八一男子篮球队主教练阿的江·苏来曼、在北京卖烤肉 30多年攒钱给儿子治病的艾力克·阿不都热依木、行走西藏的蒙古族音乐人伉俪巴依尔塔和巴音、想要保护家人而参军反恐的木特列夫·木拉提……一个个故事体现了新疆各族有志青年对知识的渴望、对事业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民族团结的维护。

  这本书最让我产生共鸣的部分,是面对误解时的失望与迷茫。毕业后我在北京当村官,村里的大爷大妈听说我是新疆人,都会感慨:新疆还有汉族啊?你家可够远的,得坐好几天火车才能到吧?能留在北京工作你命真好啊!当我告诉他们汉族是新疆13个世居民族之一,新疆居住着47个民族,很多城市和内地的城市一样繁荣,交通也便利,坐飞机4个半小时就可以到时,他们会惊讶的说出:哟,和我想的真不一样!很多没有去过新疆的人们,不愿意花一点时间去了解新疆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现状,更有甚者,只凭借极个别的人和事就给新疆人扣上了小偷、切糕党等恶名,凭空在人与人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制造出疏离、恐惧和不信任。

  来到国家民委工作,我笑着告诉家人朋友,这里是各民族之家,是最能让边疆人民感受到温暖和关怀的地方了。很多领导和同事开心地给我讲述他们与新疆的缘分和出差趣闻,既有对新疆美食美景的赞赏,对各族人民的深厚情谊,也有对经济社会发展形势的深刻分析和对民族工作的独到见解,让我感受到“因为了解而理解,因为理解而尊重”。有幸成为政策法规司的一员,能够从法律和制度的角度去维护民族平等,纠正歧视性行为,保障各民族合法权益,致力于消除偏见,增进相互了解和尊重,这是我无怨无悔选择的奋斗之路。前路崎岖坎坷,但有国家民委党组的坚强领导和同事们的关照支持,这些都却无法阻挡我奋力前行的脚步。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我很欣赏《我从新疆来》这本书里,各族同胞用积极的行动来改善群体的形象,影响周围的人透过他们用更加理性的目光去看待新疆和新疆人。因为他们和我都知道,少数民族和来自民族地区的汉族面对偏见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来证明我们可以和其他人做得一样好,我们都会继续努力告诉所有人:我从新疆来,我和你并没有什么不同!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