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两种人生态度
——读《战天京》有感
日期: 2017-11-20 作者: 董武 浏览次数: 来源: 政策法规司 字号:[ ]

  《战天京》为长沙人谭伯牛所著,此君不任职于任何大学或者研究机构,属于体制外的自由职业者,其侧重于晚清史研究,尤其是对于太平天国史、湘军史和淮军史的研究,颇有建树。尽管属于体制外和非班科出身,但其考据严谨、笔力深厚、文笔平实,着墨较少束缚,经常发人之所未见,令人耳目一新。

  这本《战天京》写作于非典时期,最初在天涯网站“煮酒论史”论坛连载时,据说风靡一时,引发“千军万马来追牛”(作者自称为长沙牛)的奇观,我前几年在湖南工作时想找来看,网上竟然断货很长时间,直至最近,才终于得以重拾此书。

  该书选取了“攻打天京”这个焦点事件,但并没有局限在天京,而是围绕着怎么打下天京,在这过程中道出晚清的军政制度以及相关人物之间怎么互动,即副题所言为“晚清军政传信录”,通过皇帝与大臣间的奏折、清史档案、书信、日记、时人笔记、乡间故事等,从细小的人与事入手“重写”历史,试图恢复历史曾经的鲜活与生动,这种讲究“微观”的方法和注重“细节”的执着,以及着重探究笔下人物作为普通人的爱意情仇和酸甜苦辣,使人读来觉得尤为接地气和栩栩如生,一口气看下来,竟有手不释卷之感。

  该书封面上“战天京”三字,选摘自曾国藩的手书中,封底上也有“战天京”三字,摘自洪秀全的手谕中。相比较这两幅字,前者一板一眼,正正规规,苍劲有力,后者不拘一格,歪歪斜斜,别别扭扭。俗话说,字如其人,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物,似乎从字里行间呼之欲出。

  历史都是后人评价的。反观这曾、洪两人,虽生活在同一时代,但过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生。

  首先说曾国藩,年轻时为考取功名利禄死命读书,在京城当官时因不谙世事到处碰壁,起兵时处处受掣历尽人间甘苦,打仗时终日苦恼寸心欲碎,打完胜仗后又提心吊胆,害怕被削,晚年时处理涉外“教案”劳苦奔波两头不讨好,郁郁不得善终。其一生小心翼翼,因推崇程朱理学时常自省、严以律己,不得丝毫放松,同时又担惊受怕,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在官场上明争暗斗,加上身体还患有疑难杂症,发作时整日寝食难安,可以说,曾氏一生很累,可谓身心疲惫。

  再说洪秀全,除了年轻时几次科考名落孙山颇为落寞之外,基本上还是顺风顺水的。自从去了一趟香港,偶得一本圣经,生了一场大病之后,直通天庭,自称为天父之子、耶稣之弟,并设坛做法,广收教众,来到广西桂平传教后,生活发生了改变,前期教务上有冯云山、后期军政事务有杨秀清等人打理,他自己既不用指挥杀敌,也不用过问朝政,他的使命就是作为一个精神领袖存在,受人敬仰,众人簇拥,自此过上了吃香喝辣的日子,太平天国官兵浴血奋战一路杀到南京,此君更是掉到了享乐窝里,战场上的风云硝烟与他无关,天国的生死存亡不再挂心,反而热衷于兴建奢侈宫殿,变着花样醉生梦死,三千宫女服侍其一人,自死不再踏出宫门一步。他的一生中,享尽荣华富贵,比起曾国藩来说,不知滋润多少倍。

  但俗话说,“先胖不是胖,后胖压倒炕”,再看这两人的结局,曾国藩被封一等毅勇侯,汉臣里的最高官阶了,死后千古留名,“为官要学曾国藩”,被许多人奉为“官场楷模”,直至今日,在书店里仍有大量的关于曾氏家书之类的畅销书。而洪秀全在后期内外交困,饥寒交迫,因食青苔暴毙身亡,南京被攻陷后,更是被焚尸扬灰,其所作所为实在难以当做励志之士传世扬名。

  不同的人生态度,造就不同的人生。一个是努力上进,一个是贪图享乐,自然有不同的结局。曾国藩一生永不懈怠,在为人处事和内修外练上始终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保持一种昂扬向上的态度和湖湘人的霸蛮作风,才造就了他不凡的人生,这是一种积极的人生,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种正能量。而洪秀全一生却在得过且过、及时行乐中渡过,始终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更无谈追求,一生蝇营狗苟,是一种消极负面的人生。

  读书罢,掩卷而思,人生本来就犹如逆水行舟,稍微松懈就会不进而退,哪容得你安逸享乐。作为平凡之人,如果在不如意的时候还保持昂扬向上的态度,保持永不懈怠的劲头,始终没有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这也不愧是一种积极正面的人生。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