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首页
> 专题 > 榜样的力量

守望残友情 共筑团结梦

发布日期:2016-05-30浏览次数: 来源: 政策法规司 字号:[ ]

  

  守望残友情 共筑团结梦

  模范集体:深圳市残友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报告人:深圳市残友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刘勇

   

  在我小的时候,因为贪玩不小心摔到地窖里,从此成了一名残疾人。

  长大以后,我不想一辈子靠着父母,就想出去找点事做养活自己。经过多次碰壁,终于在深圳市残联帮助下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公司做艺术品加工。

  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虽然只有90块钱,但我心里特别地高兴,急匆匆地回到了家,把90块钱递给母亲。母亲一看,哭了,一把抱住我,对我说:“儿子啊,你可以养活自己了,当妈的放心了!”

  半年后,那家公司倒闭了,但是母亲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和勇气。

  1999年,互联网刚刚兴起。许多人通过网络创业成才的故事,激发了我的创业梦想。当年,我与4位志同道合的残疾人兄弟一道,组建了中华残疾人服务网,网站的点评率节节攀升。

  2000年8月,我有幸去了捷克首都布拉格,参加了在那里举行的国际网页设计大赛,取得了第5名的成绩。

  14年过去了,当初的中华残疾人服务网已经从一个互联网站,扩大成了拥有32家分公司、3000多人的集团公司——深圳市残友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依托高科技帮助残疾人强势就业,通过商业手段解决社会问题,是我们公司一直秉持的企业理念。

  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在深圳画了一个圈。我父亲脱下军装,带着一家人来到深圳。当初我还非常不解的问父亲:“在老家我们还住楼房,为何要到深圳住这么简陋的棚屋?”父亲说,以后你会明白的。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国际大都会,我亲眼目睹了她的沧桑巨变。

  2010年,党和国家又在新疆喀什画了一个圈。当我们了解到,喀什地区有二十多万残疾人时,我们决定跟随深圳援疆的步伐,致力于新疆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培训、就业和发展服务,帮助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残疾人、弱势群体,圆好融入社会的生活梦、实现就业致富的发展梦,践行我们的使命和社会责任。

  刚到喀什的时候,有人对我说:“刘总啊,你就当来喀什旅游一趟吧,玩好了就回去,没有一个少数民族残疾青年会到你们公司工作的。”我不理解,问为什么?对方说:“有三大障碍,语言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更何况还是身有残疾的孩子。”我斩钉截铁地回答他说:“你错了,我们至少有三个相同!我们都身残志不残!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一家人!”

  为加深对残疾孩子们的了解,我们在喀什定期进行家访,走进孩子们的家庭,向孩子家长了解情况。所有的父母无论家境如何,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心事:担心自己老去以后,孩子将来怎么办?这样的神情我太熟悉了。因此,每当此时,我心底总会有一种感觉,仿佛坐在面前的就是我的爸爸和妈妈。我以我的经历激励他们,让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他们的孩子们一定会活出尊严,实现人生价值!于是,我们在喀什注册成立了喀什残友科技有限公司。

  我记得第一次招聘的时候,有个漂亮的小姑娘是坐着轮椅来的,她的名字叫克比努尔·阿布都克力木。她母亲推着轮椅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才到我们单位,我看着那位母亲的眼神,脑海里就浮现了当初父亲每天接送我时的神情,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这些孩子收下,并对他们进行培养,让他们成就一番事业。现在,经过一段时期的学习,以前不懂电脑的克比努尔,正在从事电子客服方面的工作。

  今年26岁的艾麦提江·阿不都外力,家住喀什市多来特巴格乡提勒苏扎克村,因小时候用药失误造成肢体残疾,和老母亲相依为命。他的母亲一直担心儿子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能不能养活自己,能不能结婚。他2011年进入喀什残友公司,通过接受培训学习,现在主要做网页前端设计。更可喜的是,他还在喀什残友科技有限公司找到了自己的伴侣,和平面设计师布合丽倩·阿布都守库,在2012年9月15日结婚。左邻右舍都为艾买提江的改变而高兴,老母亲更是欢喜得很,经常和乡亲们说:“如果孩子不到喀什残友公司,这一切都不敢想象啊。”

  为了使得喀什残友公司的兄弟姐妹能更多地了解祖国,也为了让深圳更多的民众看到少数民族残障朋友阳光的一面,促进两地民众的相互了解、相互学习、相互帮助,我们在2013年9月19日至26日,组织了深圳看海圆梦行动,两地三市的二十多家单位和企业、社工与志愿者共计五百多人参与了此次活动的组织和服务,完成了10位喀什残友兄弟姐妹们的深圳看海之梦。

  记得当时碰巧是台风天兔肆虐深圳期间,出于安全考虑,我们的深圳义工找了好多地方,最终是一家私人海滩为我们单独开放。虽然深圳义工和边疆的少数民族兄弟姐妹们之前从未谋面,但却情同多年的好朋友一样,无话不说。分别时流下了依依不舍的眼泪。

  为了能和少数民族兄弟姐妹真正心贴心融合在一起,我们喀什残友科技有限公司实行的是吃住、学习、工作一体化管理,同吃一锅饭,同喝一桶水,我们都是喀什残友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大家庭里的一员,在这里没有民族之分,都是兄弟姐妹。在喀什残友科技有限公司,大家不是称呼我的职务,而是叫我勇哥。我们的努力,得到了残友家人以及各族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收获了满满的民族团结情谊。

  2012年12月,一个下雪天的中午,17岁的阿依努尔出去买东西,在回来的路上晕倒了。得知消息后,我赶忙将阿依努尔送到附近医院抢救,但医院最终没能把阿依努尔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既难过又忐忑。我一边赶紧通知阿依努尔的父母,一边继续在病床前守着阿依努尔。她母亲来了后趴在阿依努尔身上痛哭起来,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我更加难过。我说:“阿姨,别太难过了,我们会负责的。”当时抢救室门口围了好多人,有人怂恿阿依努尔的母亲说:“厉害一点,人是在残友死的,你们家又穷,就让他们掏钱,否则没完。”阿依努尔母亲一听,马上警觉起来,她抹了下眼泪狠狠地推了怂恿的人一把说:“我女儿得的什么病我知道,她因患癌症已经截去了一条腿,到残友学习,是她喜欢的事,上次化疗,医生说她最多只能活一个月,前几天回家看我们时,我们不想让她再到残友,但她说在残友很开心,就是死也要死在残友,我为什么要讹人家!”经阿依努尔母亲这么一说,大家再也不说话了。按照民族风俗,我先派车把阿依努尔送回家里,又租车带领残友们去参加葬礼,送阿依努尔最后一程。葬礼上,阿依努尔的父亲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我女儿在残友度过了她最美好的时光,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你担待。”我说:“您失去了一个好孩子,但喀什残友都是你的孩子。”在阿依努尔去世后的第一个古尔邦节,我带着残友们到阿依努尔家里看望她父母的时候,她的父亲抓着我的手说:“不在家里吃抓饭就不让走。”这份浓浓的民族情,始终伴随着我们、激励着我们、鼓舞着我们、感召着我们。

  经过3年6个月在新疆喀什的工作与生活,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我将与喀什的少数民族残疾兄弟姐妹一起,用我们的坚强、信念和努力,相亲相爱、守望相助,共创我们幸福美满的生活,共建我们美好和谐的家园,共圆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