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民委政府网 >> 专题集萃
首页
> 专题 > 榜样的力量

一列普通列车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6-05-30浏览次数: 来源: 政策法规司 字号:[ ]

  

  一列普通列车的故事

  模范集体:中国铁路总公司乌鲁木齐铁路局和田车队

  报告人:中国铁路总公司乌鲁木齐铁路局和田车队队长 艾尔肯·肉孜

   

  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和田地区农民库尔班大叔骑着毛驴上北京,受到了毛主席接见的故事。当时,南疆交通非常落后,“人背畜驮”的交通方式,一直制约着当地人民对外联系和经济发展。也正是这个原因,库尔班大叔的这个想法,曾被村民笑称是“在沙漠里刨出水来,从天空中长出棉花”。

  进入新世纪,为了让南疆迈入发展的快车道,党和国家投入专项资金,历经三年艰苦鏖战,修通了喀什到和田的铁路。

  2011年6月28日,“和田玉龙号”列车正式开行,结束了那里不通火车的历史。这趟列车,一头连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一头连着和田玉的故乡。列车穿越天山山脉,环绕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连接古丝绸之路上的21个市县,承载着沿途各族群众的梦想。我们车队,就担负着这趟列车的乘务工作。

  “小车厢,大社会。”列车开行以来,我们用玉石般温润、细腻、坚实的服务,把党和国家改善民生、促进发展的关爱传遍天山南北,让各族旅客充分感受手足相亲、守望相助的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温暖,被沿途各族群众誉为“金火车”。

  和田车队共有8个班组,由汉、维吾尔、哈萨克等7个民族的450名职工组成。车队组建以来,我们努力打造和谐团队。

  2011年9月3日下午,车队职工桑爱江开车带着父母和妻子、女儿前往吐鲁番参加舅舅的葬礼。半路上,突然发生车祸。3个小时后,躺在病床上的桑爱江醒来后知道,他的父母已经在车祸中身亡,妻子的腰被摔断,女儿胳膊严重骨折,自己的头肿得变了形,缠满纱布。这一切,让桑爱江悲痛欲绝,无以面对。

  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车队党总支副书记石佳民立即赶到医院看望,又安排休班列车员,轮换着照顾桑爱江。我出车一回来,也迅速赶了过去。在病房里,我拉着桑爱江的手,问他有啥需要帮着做的。他流着泪,嘴角一抽一抽地说:“艾队长,我老爹老娘就要出殡了,可我却……”我赶紧打断他:“别担心,有我们在!”

  我对汉族同志的殡葬习俗并不清楚,从医院出来,我们抓紧时间与他弟弟联系,一起商量着,设灵堂,定花圈,联系殡仪馆,联系送葬的车辆。出殡这天,我们早早赶到他家里,把花圈和二老生前的衣物装上车,运到殡仪馆。亲朋好友陆续到了,我们端着一个纸箱子,挨个把小白花递给他们。告别仪式上,我代表车队走在最前面,给二老深深地三鞠躬。

  乘坐我们列车的少数民族旅客,占到全部旅客的90%以上。不光要做好日常服务,还要善于处理各种突发事情。每一次,我们都竭尽全力,从一点一滴中传递着各民族血浓于水的深情厚谊。

  2013年1月30日15点40分,“和田玉龙号”从莎车站开出不久,16号车厢一位孕妇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裤子内侧还渗出血来。陪同她的舅妈赶紧找到列车员向婷婷,哽咽着求助:“她要生孩子了。咋办呢?!咋办呢?!”

  这位孕妇名叫阿台克·托乎提,已经41岁。这次是准备去乌鲁木齐生孩子。没想到离预产期还有10天,小宝宝就急着要出来。火车离前方站还远,来不及送医院。拥挤的火车上,阿台克·托乎提的舅妈急得团团转。

  向婷婷一边安慰她们,一边拿起对讲机,紧急呼叫。得知情况,列车长李光照、马培和车队干部朱亮都火速赶了过来。李光照经验比较丰富。一看情况,果断进行安排:“先请旅客腾出一块地方,准备接生孩子!”同时,让列车广播员通过广播找医生。很快,列车员找来两个大床单,横着绑在行李架上,围住三格座位,搭起了一个“临时产房”。这时,一名医生闻讯赶了过来。

  整个车厢里,除了列车“哐啷、哐啷”撞击钢轨的声音,就是阿台克·托乎提疼痛的哭声。这么大岁数的孕妇,又是在火车上生孩子,万一出现意外,那可太危险了。大家都捏着一把汗,紧张地等待着。十多分钟后,“临时产房”里传来婴儿稚嫩的啼哭声。宝宝降生了,母子平安!车上所有人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可这时,阿台克·托乎提却看不出一点高兴的样子。一问才知道,她家在农村,以前生过两个孩子,全靠老公在外地打馕挣钱过日子,生活特别困难,所以想去乌鲁木齐的亲戚家生孩子。现在孩子生了,还不知道咋办呢。

  看着阿台克·托乎提愁眉苦脸的样子,李光照、马培、朱亮一商量,决定发起一次爱心捐款活动。在交接班的时候,李光照对大家说:“旅客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谁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刚起个头,几名“90后”员工就抢着说:“车长,这必须的!”话音一落,大家就你一百、我五十,纷纷慷慨解囊。有人甚至把交伙食费的钱捐了出来。很多热心的旅客也纷纷赶来献爱心。当把5600多元善款交到阿台克·托乎提手中时,她激动得眼泪哗哗地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和田玉龙号”开行3年多来,已安全运送旅客550万人次。车来车往,不仅带动了人流、物流、信息流,而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坐火车走出去,走向了富裕、美好的新生活。

  今年61岁的买买江·卡斯木是皮山县人,他家世代经营玛糖生意。还注册了自己的商标——爱利希帕,办理了食品“质量安全”标志。但是,他的产品知名度不大,销路不畅,一家人整天发愁。别人都花钱上电视打广告,可买买江背着一身债,压根拿不出打广告的钱来。

  2011年6月,得知南疆开了“和田玉龙号”列车,买买江老人眼前一亮,作出了一个决定:以后每个月,都乘坐这趟列车,从皮山到乌鲁木齐之间往返一趟。家人一听,个个都反对:体验坐火车,一次两次就够了。哪需要每个月跑一趟呢?

  其实,老人自有他的想法。每次上车,他都背个大袋子,里面装着自家产的玛糖。碰到旅客,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他都主动上前,递上一块玛糖,热情地说:“你好!这是我们家做的玛糖,送给你尝一尝,看看怎么样?”每块玛糖的包装纸上,都印着厂里的地址、电话。原来,这是他一种特别的营销方式。时间一长,列车员都熟悉了买买江,也都开始帮他做宣传。

  火车上人多,机会也多。很多旅客都是通过坐火车,知道了“爱利希帕”玛糖,知道了皮山县做玛糖的买买江。巴楚县一个学校的老师在火车上品尝了买买江的玛糖后,决定每月订50盒当学生的加餐食品。连乌鲁木齐的大超市,也都开始进购他的玛糖。列车员阿孜古丽·吐尔逊的一个妹妹在乌鲁木齐东环市场做干果批发生意。她从中搭桥,让妹妹搞代销。头一个月下来,就卖出了500多盒。听着不断传来的好消息,买买江的家人都乐了,再也不反对老人坐火车了。

  现在,买买江的“火车推销”做得越来越好。再加上他的诚信经营,玛糖厂的生意火了起来。2013年,他已经还清了当初全部的欠账。老人见人就说:“火车通了,对我来说是最大的福音!”

  许多人总是好奇地问:“和田玉龙号”也就是一趟普普通通的列车,咋就成了人人叫好的“金火车”?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始终守望着“民族团结一家亲”的信念,把列车变成了一个温暖的家。在这个家里,有亲情、有梦想、有希望。在千里铁道线上,我们将一如既往,让更多的各族同胞乘上“金火车”,奔向幸福路,实现中国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